2017-12-29 15:32:54

紅木家具為何走入“面粉貴于面包”的倒掛怪圈

[九正建材網]原材價格在暴漲,而一些紅木家具卻在跌價拋貨,“面粉貴過面包”,為何紅木家具的成本和收益出現如此倒掛的怪象?而未來這一局面又將如何演變?近來,這一怪象成為市場的關注焦點,綜合分析,無非以下幾種原因。

1。“故事會”上場了

過去的黃金十年,可謂是紅木產業的蓬勃發展期,但凡和紅木沾上邊的,不管是經營紅木原材料的老咖們,還是紅木家具經營者們,無不賺得盆溢缽滿,狠狠“發達”了一把。紅木的價值被市場與所謂的專家們大肆炒作與鼓吹,小葉紫檀、海南黃花梨、大紅酸枝等熱門原材價格在這十年的光景中仿佛坐了火箭似地直往上翻騰,淪為某些紅木商在市場上大快斂財的最佳介質。而市場上對紅木家具的接受度也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以來最“喜聞樂見”的,不分子丑寅卯,管你明清還是海派,市場照單全收。更有一些商家或者作坊,為了提高“逼格”,花些許小錢,買幾本故宮收藏家具圖譜或者拍賣圖冊,更是不惜花費重金請來江湖上可以叫得出名號的專家們,指導指導、謀劃謀劃,講述著皇家亙古不變的傳奇故事,不斷鼓吹著仿古家具文化,總以為只要沾上“皇家貴族”的仙氣,便可雞犬皆升天。

事實上,在屬于紅木黃金時代的十年中,這一操作堪稱品牌升級的終極策略,并被眾多廠家大力追捧、模仿,成為練就紅木界“葵花寶典”的不二法器。 但是2014年后,紅木市場開始走向滑鐵盧,熱潮慢慢冷卻,先是人們發現紅木家具賣不動了,商場里、門店內漸漸地清冷起來。緊接著,冷風越吹越烈,業內連著幾年都在喊著“冬天來了”,喊著喊著,發現寒冬真的到來了。業內一片哀鳴,一群保持理智清醒的智者迅速順應經濟環境、調整產品風格、改變商業模式,終于在這場蔓延許久的紅木低潮中得以自救。但依然有一些看不清前方的迷茫者,將專家、故宮家具圖譜等奉為助其又一次成功翻身的救世主,抓住仿古家具這根救命稻草不放手。殊不知,風云突變的年代最不缺少的就是嬗變,過時的仿古文化早已無法吸引消費者了,“價值與價格”的大肆炒作已經激發不了消費者的購買興致了。更何況,每一件仿古家具都是在圖在冊的皇家御用,每一件都奉為經典,勢必造成經典的泛濫。而當經典泛濫的時候,便無所謂經典。

正是在這種形勢下,坊間流傳,某些生產基地的仿古家具堆得滿倉庫都是,庫存嚴重。當意識到過去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之后,降價拋貨的下下策便成為這些人及時抽身苦海的上上策。于是乎,經典“故事”講完了,講膩了,也該散場了。

2。“土豪”們回家了

曾有專業文章指出,紅木家具市場的遇冷,并不完全是由于國家經濟進入調整期、產品粗制濫造問題突出以及同質化傾向嚴重等問題所造成的,這些只是表面上看到的膚淺罷了。實際上,最本質的原因是紅木市場消費資源枯竭與消費者群體發生變化所致。筆者對這一觀點表示深深認同。

回首望,俱往焉。過去的紅木家具市場之所以那么火爆,它的消費群體大多是以改革開放30年的利益獲得者為主,而這一群人到底是何許人焉?通常是被市面上調侃為“土豪”的一類同質化群體。那么,何為土豪?度娘給出的定義是:“網絡用語。原指鄉下財大氣粗、沒什么品味的有錢人,現多指有錢、不理性消費、喜歡炫耀的人。”據不完全統計,土豪們在新浪微博上被提及超過5600萬次;他們無處不在,揮霍嶄新的人民幣、刷爆銀聯的借記卡;他們喜歡亮閃閃華麗麗的東西,這種嗜好已經成為全球奢侈品行業的支柱;同時他們又品味堪憂,并且因此遭到鄙視、嘲笑和抨擊。這就是“土豪”——“土”意味著土氣和粗野,豪意味著奢華、霸氣——他們是中國的“貝弗利山人”。

幾乎完美地,古典家具尤其是清式宮廷家具恰恰好、近乎量身定做般地滿足了“土豪”們的物質需求和精神需求。這些家具大多雕刻繁縟,體形龐大,氣勢磅礴,以帶有皇家血統自居。再加上商家“選材講究、工藝精致、造型精美,裝飾華麗”等高大上的辭藻大肆鼓吹,便成為眾多土豪競相追捧的、裝面兒的奢侈品。他們找到了滿足和消費的快感,卻不知這些華而不實,藝術水平不高的仿古家具卻令他們搏來“錢多人傻”的“一世英名”。

如今,或者因經濟大環境下行使然,抑或是土豪們終于學會低調了,又或是他們發現曾經為之瘋狂的仿古家具根本不適合生活了。總之,土豪們開始從圣壇走下,逐漸退出仿古家具大力購買的舞臺,尋求安于一隅的平靜生活。消費群體淡化了,市場購買力減弱了,自然,家具的價格也下來了。

3。新生代出來了

土豪們的退出往大了說是經濟的原因,是政治的原因,當然,最根本的,則是優勝劣汰的自然規律所決定的。當80、90后新生代們以消費的主力軍群體涌出來的時候,便是市場說話的最佳時機,市場決定一切,市場是“老大”。

這群年輕人相對于他們的父輩來說,接受過更加系統、多元的文化教育,思想的多元化、復雜化、精英化決定了他們對這個社會所需有著更高的要求。他們崇尚新奇,不過分追求產品的耐久性;他們強調自我,強調個性,向往一個多樣化、不斷推出新材料和新品種的市場。對于這個有著新需求的龐大消費市場,家具企業們只有準確把脈新生代們對家具的新喜好,才能占得市場先機,引導潮流。很顯然,老的消費群體的退出本就意味著固有的消費資源枯竭,產業要生存,要發展,必須要及時做出與市場相匹配的產品調整。還算樂觀的是,目前市場上構成紅木家具產品的主流漸漸地由明清古典家具慢慢轉向新中式。大大小小的企業開始試水這一領域,市場份額也越來越大。盡管如此,依然面臨著同質化、設計弱的通性,但起碼,它存活下來了,成為迷茫中的人們救命的另一顆稻草。

可以說,這是一個推陳出新的好時代,這是一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OPEN TIME,在這些大環境中,老一輩們推崇的幾十年一換家具的舊觀念顯得那么蒼白無力。家具仿佛也一時成為服裝一樣的快速消費品,一年一流行,從業者們必須一直緊追流行的腳步不放,否則就要擔上落后、頑固不化的惡名。就像如今,新中式在這兩年被大肆追捧,結果一個不小心,又被新古典抄了后腿。而據有關專家預測,未來幾年又將是新海派家具當道。這同時也從正面說明,傳承與創新才是把握時代的主旋律。

但是,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新”字當頭,古典家具、仿古家具的黃金時代怕是一去不復返了。

4。“面粉”快沒有了。

近兩年來,紅木圈時不時被這樣的新聞充斥著:隨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正式執行,紅木的國際貿易受到嚴格的管制,國標里面的很多木材受到管制。目前,紅木國標中的33種紅木中,市場用量最大的刺猬紫檀和16種黃檀屬樹種(香枝木、黑酸枝、紅酸枝)列入瀕危附錄二,加上早已列入瀕危附錄二的檀香紫檀(小葉紫檀),已共有18種紅木被列入國際二級(及一級)瀕危物種。

同時,反觀紅木行情:去年7月后,緬甸花梨木漲超50%;非洲花梨木價格超6奔7;大紅酸枝漲超60%,一木難求;贊比亞紫檀漲超50%,漲勢兇猛……在一波波的新聞轟炸和木材價格暴漲的現實中,人們慢慢意識到,用來制作紅木家具面包的“面粉”真的快沒有了!他們不得不焦慮地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大部分工廠都在不斷緊縮正常的原料庫存。但是,殘酷還沒真正來臨。按照以前的市場規律,原材價格的上漲必將帶來紅木家具價格的水漲船高。沒想到,這一靈丹妙藥在當前的市場經濟前失效了!

為什么會出現這一狀況呢?因為,在原材充裕的時候,很多家具企業隨心所欲、粗制濫造,總以為只要把材料制成家具,就不愁變現。到后來卻發現,原來已做好的“面包”過期了,鮮少有人問津了。按照資本過剩的原理,資本者最好的處理辦法便是把“牛奶們”無窮倒掉,但紅木圈卻無此魄力者,降價出售便成為他們解決過剩的最大籌碼。

好在,越來越多的從業者們意識到,“面粉”既然不多了,那就好好珍惜,拿它們做些可口的精美“面包”吧,起碼要給下一代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東西。相信他們會洗心革面,走出粗制濫造的死角,沉下心來做一些滿足這個時代發展的精品、高端產品,讓紅木產業走進一個精品化的良性循壞中。如此,這一傳統產業,才有希望,才有未來可言。

Copyright Reserved ? 2017 中國 · 潘家園 版權所有 京ICP備 1200827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2938號
丁香居社区